我爱高铁

=高铁
可以叫我铁铁!
近期凹凸,瞎写故事的,闲话小号应该会开
本质是个杂食,但主产雷安,后期可能会演变成雷安only(ºOº)
可以转载,转到站外请私信和我说一声,注明出处就OK
要扩列私信我就行,我超级友好

【雷安】假话害人

设定:安迷修遇到大赛bug,只能说反话,但自己听到的还是原本的意思。


是辆破车,相声流

文风突变注意

祝食用愉快


肆虐的狂雷和凌冽的飓风交织碰撞,这是两人见面的一贯开头。


“雷狮。”安迷修将双剑背在身后,无奈地道,“过个节能不能消停点?”


雷狮盯着安迷修,过了好一会才收回目光,冷哼一声。


“这节日与你与我,有什么干系吗?”


雷狮烦躁地捏了捏拳,不远处的骑士依旧戒备地看着他,那张脸依旧带着令人厌恶的正义,还有只会在他一人面前显现出来的,不加掩饰的反感。


和平常没啥区别。雷狮得出结论,继而因这个不够称心如意的答案露出更加显而易见的烦躁,还有本人不想承认的一丝失落。这点不该有的情绪很快被雷狮归为没有达到目的的怒意。


得了吧,他早该想到的,这个成年了的傻子怎么可能得到系统送出的“惊喜大礼”。


凹凸大赛弱肉强食,到处充斥着算计与背叛,说是人间炼狱毫不夸张,意想不到的是,这场本该属于成年人的厮杀游戏却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玩家是未成年,这在几百届的凹凸大赛里还是先例。


往届的六月一日本该同样在血腥与厮杀中度过,但介于这次实在特殊,创世神们紧急召开了“关于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发展主题研讨会”,本着以关爱未成年人为己任的精神,大赛终端给每个参赛者都发了一条信息,六月一号凡是攻击未成年人的参赛者,均会被强制回收。


嘉德罗斯坐在汉堡店看到这条消息,不爽于自己这种稳居第一位的未成年被轻视,当场捏断了离自己最近一个成年参赛者的脖子,脑浆和血喷了在场人一头一脸。


哦,对了,系统可没说未成年不能攻击成年人。


于是六月一日这一天,排名靠后的成年人纷纷缩了起来,大街上除了拿着各种气球棉花糖的未成年,就只有大赛前几的那几个成年人了。


雷狮选择在儿童节这天找安迷修干架,不是因为“没规定成年人不能攻击成年人”这种理由,开什么玩笑,他雷狮想要干什么,还要管今天是几月几号吗?


缘由是他在无意间得知,部分参赛者会在这一天得到一个“惊喜大礼”而已。



凹凸大赛会有奇迹吗?“惊喜大礼”不过是变相的惊吓罢了。


雷狮纯粹是带着看好戏的心情来的,不过看样子安迷修并没有中招。


恶趣味没有得到满足,例行调戏还是要有的。雷狮几步走到安迷修跟前,相当混蛋地掐了把安迷修的腰,在他耳边留了一句。


“你的腰真软。”


这句话没什么深层含意,不过是海盗头子随意的一句挑逗,接下来的反应才是最重要的。以往的安迷修会因为敏感的耳垂染上湿热而微微缩起脖子,在脸颊红透前捂着耳朵扭过头,瞪着眼警告雷狮下次不要这样做,但配上不知为何有点发红的眼角,显得毫无威慑力。


但今天的安迷修有些不同。


最后的气音喷上他的耳廓时,他一如既往地瑟缩了一下,回头嗔怒地瞪了雷狮一眼,一只手扶在腰上用力摩擦,像是要把雷狮碰过他的痕迹抹掉。


然后他说:“雷狮你再碰我一下。”


雷狮一怔,从善如流的在另一边腰上又掐了一下。


有点刺激。


回应他的是安迷修带上怒意的声音,“我叫你继续碰!”


雷狮火气上来了,感情这个人是把自己当成按摩仪了。他按住安迷修的肩膀,将他桎梏在原地,冷眼看着气急败坏的骑士从脸一路红到脖子根,手上攒起莹莹点点的元力。


“雷狮你再不碰我,我就要报警了!”


雷狮神情复杂地盯了安迷修一会,转头用积分订了间房。


点我坐玩具飞船

备用链接


fin


【雷安】装b遭雷劈(非典型abo)

装b遭雷劈


#雷安

预警:abo,ooc,通篇都是作者的恶趣味

没有限制级内容


这是雪山深处的一个救助站,平日鲜有人光顾。

门铃响起,门叮的一下打开了,裁判球如往常一样带着营业性的笑脸迎了上去。

“这位参赛者,请问你要办理什么业务呢?”

“那个……”手握双剑的骑士挠了挠脸,很不好意思的笑了。

“请问能不能把个人资料上的第二性别改成beta啊?”


alpha先生今天的心情十分低落,不,是非常低落。

乐天派的骑士很少有这样的时候,以往出现这种情况,他会选择用些积分买个小房子,沐浴着阳光摆弄花花草草,或者喝着红茶看一下午的报纸,再在晚上爬到屋顶上数星星。

可当他准备用同样的方法舒缓情绪的时候,却发现似乎一切都和他过不去:系统出了点bug给了他一栋挂满了蜘蛛网的漏水房子,漏下来的水把他的花浇死了,他去抢救花结果被突然下大的雨淋成落汤鸡,找毛巾的途中还撞翻了红茶,又因为下雨晚上连个月亮都没见到……

哼。悲催的骑士蹲在墙角画圈圈,都怪鬼狐天冲和他的手下,非要搞什么救救beta爱心知识讲座,结果内容没说任何有关beta的事,而是一遍又一遍控诉beta在alpha那里遇到的不公。讲座一搞完,瞬间激起了万千beta的反A情怀,呼吁全体参赛者反对alpha,还beta一片和谐友好的参赛环境。

冤枉啊!从来没有做过坏事的万年好A泪流满面的翻着网上的反A宣传词。都怪雷狮,搞得连我这种品德兼优的alpha都莫名躺枪。

确实,这次的反A热潮会如此受人支持,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大多数人真的被alpha欺负过。而这大多数人绝大部分都是被雷狮欺负的。


雷狮是谁?在反A热潮以前,他被冠以无数的名号:海盗头子,长的帅但性格差的怪人,手撕小女孩的彪形大汉等等,在反A热潮开始后,他被叫的最多的只有这个:渣A。

消息灵通的海盗头子自然知道这个称呼,不过得知后他只是冷哼一声,满不在乎的继续撸串。

如果认为他是那种“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类型的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恰恰相反,如果说这话的人正巧在他面前,那他肯定是见一个打一个,见一双打一双。不过这次大家称他为渣A,还真是错怪人了。

雷狮是个beta。

这个消息要是出去跟别人说,定会叫人笑掉大牙。雷狮?那个海盗团团长雷狮?你说他是beta?你怎么不说他是omega呢?

虽然个人资料上响当当印着alpha五个字母,但雷狮还真是beta本b,不过是因为他的实力过硬,人们自动把他归为alpha一类的人罢了。

用雷狮的话说,他这是体恤民心,要让beta们知道还有个比alpha还强的beta,胸痛中心非要挤爆不可。

他这话一说出口,佩利会立马相信,帕洛斯会露出琢磨不透的笑容,卡米尔则会拉高围巾,默默翻一个白眼,在心中吐糟。

大哥,想泡安迷修可以直说,我们团员都是支持你的。

没错,雷狮装alpha并不是为了广大苦逼的beta同胞,而是为了泡一个人。

泡一个资料卡上第二性别栏写着alpha的骑士。

雷狮看起来桀骜不驯冷酷无情,但拨开那些艹人设艹上去的伪装,内心深处还是保留着一颗18岁的少年心的,少年人最好面子,他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勉强接受了自己喜欢上宿敌的事实,要他接受自己的恋人是个alpha,怕是这辈子搭上下辈子都不够。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还有修改资料这种操作,在那一刻他低落谷底的小心脏再次燃起了火焰,从那一刻他就开始相信,安迷修绝对是个装A的omega。

毕竟哪有一个alpha会被一个红毛beta整天欺负的团团转啊。


看着资料卡上亮闪闪的beta标识,安迷修简直要开心的冒泡。

终于。他握紧拳头,心里留下一行血泪。我终于能光明正大的见人了。

安迷修一高兴就想耍剑,但一个人耍剑着实有些无聊,还是有个观众比较有意思。他在心里快速的筛选了一遍人选,来凹凸大赛这么多天他救了很多的人,真正称得上关系亲密的除了雷狮就剩艾比埃米了。安迷修心中的天平还来不及权衡一下该选哪边,就自发的倒向了艾比埃米。

看来还是你最懂我。安迷修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踏上凝晶就往凹凸大厅的方向飞去。

前几天他们提到过系统商城出新的甜品来着……

武器果然要定期包养才好用。安迷修望着下面黑压压的一片人头,眼尖的看到了一红一蓝的两个人影。

“艾比小姐!埃米!”他指挥凝晶把高度降低了一点,悬在半空灿烂的同两人打招呼。

艾比下意识的抬头,在看清是谁后立马黑了脸,“你们alpha是不是全是呆头啊,这个时候还敢出来乱晃,不怕被人打死啊!”

周围人的目光聚集到安迷修身上,有不少人脸上已经带上了抵触,安迷修忙打开终端,翻出资料卡展示给大家看。

“我昨天……呃……吃错了药,一醒来就……就成这样了。”安迷修结结巴巴的解释道,他不太擅长撒谎。虽然听起来荒谬,可终端上的数据是不会骗人的。刚才对他抱有抵触的人纷纷收起敌意,留出一块空地让他降落。

果然有用!安迷修眼睛亮了起来,兴奋地在半空翻了个跟头,埃米担忧地看向他,“注,注意一点,当心掉下来。”砸到人可就不好了。他在心中补充。

“放心好了!对了,艾比小姐和埃米想不想看舞剑?我的技艺还是可以……”

“你知不知道装逼遭雷劈啊!”艾比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避开他受伤的目光道,“本小姐很忙的,没时间看你耍宝。”

“好吧……”安迷修失落的落地,还来不及多说些什么,一双手就搭上了他的肩膀。

“我说,这不是吃错药降成beta的安迷修吗?”


安迷修被扔到床上时,整个人还都是懵的。

我是谁?我在哪?为什么雷狮在脱衣服?

“雷狮。”他迅速整理好表情,拍开试图扒他裤子的手,“要发春请自行解决,我是变成了beta,不是变成了omega!”

雷狮吸吸鼻子,空气中淡淡的草木香告诉他了一切。他把外套丢到安迷修头上,趁他挣脱时上手去解他的裤腰带。

“今朝有酒今朝醉,今朝有人今朝睡。”安迷修,你何必改成beta呢,直接放飞自我承认自己是omega不就得了?

安迷修把衣服拍在一边,揪住雷狮的头发往后推,“你又没喝酒!”

雷狮眨眨眼,“你就是那让我心醉的酒。”

安迷修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你再不滚我就要告你性骚扰了啊!”

“骚扰的就是你。”雷狮扯下皮带,金属的搭扣清脆的一响,“安迷修你就承认吧,你就是喜欢我。”

“你是出门脑子被门夹了吗!”安迷修崩溃的大叫,拉过被子试图保住自己的贞操。

雷狮双手掀起被子,一只腿插在中间强行分开了他的腿,“没想到你还是傲娇系的,算了没关系,即使你不说我也是明白的。”

你明白什么啊!安迷修双手撑着床头翻身下床,不过他忘记了雷狮的一条腿还卡在中间呢,翻身不成还失去了平衡,雷狮的一只手还拽着裤子,安迷修眼前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从裤子里滑了出去。

安迷修几乎要羞愧至死,从小到大除了父母就没其他人看过我光着两条腿,十几年来苦苦守护的贞操就这样被恶党给看光了?!

“雷狮!还我裤子!”

刚刚还跟护着命根子一样拽着的裤子就这样从手中滑落,安迷修抬眼看着他,发现对方正阴恻恻的瞪着自己。

“干嘛?”安迷修往门边挪了挪,不知道是哪点惹怒了这个脾气古怪的家伙。

“安迷修。”雷狮指了指他的腿间,“你一直都这么大?”

“啊?”安迷修花了好些时间才反应过来雷狮指的是什么,一瞬间脸涨的通红,“怎么了,你有意见?”

雷狮接下来的话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你,一个omega,发育,这么好?”

???安迷修懵了,什么omega不omega的,这都哪跟哪啊?

“那个,雷狮,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给了你这种误解。”安迷修扯过裤子穿上,理了理起皱的衬衫,打开房门,“装b是我的错,但我真是货真价实的alpha。”

回应他的是一道劈在脚边的惊雷。

“喂!等等,别一言不和就开打啊!”安迷修逃命似的冲出房门,被倾盆大雨浇了个透心凉。

他苦笑地看着远处的一道闪电。


原来,装b真的会遭雷劈啊。


end

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雷安】【高甜】甜派or咸派?

#雷安


广袤的味觉宇宙中有两个小小的星球,他们相隔不到几万里,远远的看就像一个连体婴儿。就连它们发出的光都那么的相似,淡淡的蓝光从星球表面发出,两球的人民隔着两层蓝光瞪来瞪去。

虽然自然赋予了两颗星球近乎相同的外表,但住在上面的人民的口味却大不相同。每天清晨,咸蛋星的人民和甜点星的人民纷纷走出房门,听着广播里两国国王的日常互怼。

“咸派才是王道!”

“呸呸呸,臭蛋星能不能别开口说话啊,隔着几万里都闻到臭味了!”

“滚滚滚,祝甜品星全体人民早日患上糖尿病和生蛀牙!”

“哟,小骑士这么关心我啊。”

“这算哪门子关心啊,怕是吃糖吃多了变傻了吧!”

“得了,唉你那边雾霾治理的怎么样了?”

……

群众纷纷放下早餐捂住耳朵,这哪是互怼,分明是调情好吧!

不过现在也没人管这两人到底怎么回事了,千年一度的甜咸之争就要开始了。


甜咸之争与其说是个传统,更像是一次心照不宣的比试,早在几万年前甜咸之争就已经打响,不过直到现在,都没分出个胜负。

上届的两国君王过于凶残,打了个两败俱伤不说,连半大的小孩都被挖去做人肉炸弹,其它星球的人纷纷控诉,这传统不能丢,于是两位君王翻黄历挑了个好日子,互相搀扶着向两国人民宣布,以后的刺激战场统统换成厨艺大比拼了。由星际中最神秘的不咸不淡派当评委,在品尝过六道菜以后选出获胜的选手。

早在一百年前两个星球就准备好了参赛选手,他们可能是邮递员,食堂大妈或者银行家,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十分会做菜。

不过要说最激动人心的,还是两位君王的王者对决。


甜品星的雷狮是什么人?早在八百年前他就得知了有关不咸不淡星人的一切情报,他们几乎没有味觉,只有口味十分浓郁的食物才能让他们印象深刻。

雷狮大手一挥,当即下令卡米尔去准备世界上最浓最浓的浓缩糖精,洒在融化的棉花糖里,再裹上一层蜂蜜酱,最后用融化的棒棒糖定型。

甜不死他。雷狮心里暗暗地想。


咸蛋星的安迷修是什么人?雷狮知道的情报他自然也有,又因为他态度谦和,刚从雷狮魔爪之下逃脱的情报贩子又附赠了他一条:不咸不淡星人不仅喜欢味道浓郁的食物,而且在同时品尝两种口味浓郁的食物时,前一种更能给他们留下印象。

安迷修大手一挥,当即包下了离赛区最近的所有酒店,并且下令把国库里所有的盐压缩成一个方块,并在外面裹上在盐水里反复炸过一百次的盐巴。

哼哼,甜味哪有咸味重。安迷修心里暗暗地想。


大赛很快开始了,安迷修在广播室里发表完激动人心的演讲后,乘着飞天小马奔向赛场,风呼呼地吹在他的耳边,他眯着眼向下看去,双方选手已经到场,即使在几千米的上空都能闻到甜味和咸味,安迷修吸了吸鼻子,觉得还是咸味更浓郁一点。

他又看了看停车场,意料之中的没有见到雷狮那辆骚包的紫色跑车。哼哼哼。他在心中暗喜,叫你平时不好好做人,安大爷今天就要让你臣服于我的盐巴之下。

他跳下飞天小马,打开比赛场的门,才往前走了两步,就看见了从对面走过来的雷狮。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几乎是同一时刻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雷狮说:“臭蛋骑士。”

安迷修回:“蛀牙王子。”

他们又隔着评委席瞪了好一会,安迷修忽然想起情报贩子的附赠消息,不留痕迹地往前迈了一步,他正要停下来观察雷狮的反应,就见他也向前迈了一步。

不会吧?难道雷狮也知道这条情报?

不管了,总之先往前走。安迷修咽了口唾沫,脚下的步子突然加快,雷狮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也以同样的速度往前移动。

虽然速度相同,但雷狮的步子相对大一点,很快便追上了安迷修。安迷修急出了一头冷汗,这家伙怎么还追了上来呢?

他不知道雷狮心里同样卧槽,比赛还没开始,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两人几乎是同一时刻竞走到了评委面前,安迷修从掏盘子,雷狮也跟着掏,两个散发着不同气味的盘子几乎是同时放在评委面前,评委看了看安迷修,又看了看雷狮,从两个盘子里各叉起一点同时送入口中。

然后他在两国君王期待的目光下,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后来一查,原来是咸蛋星参赛作品不符合食品安全管理条例,递给评委的那盘甜品早在八百年前就过期了。

安迷修盯着新闻,心中犹如被一万吨海水冲刷。这哪是来参加比赛,这分明是谋杀裁判啊!

手机上跳出一条通知:由于裁判还在抢救中,没法打分,第一局默认平手。

紧接着又弹出一条规则更改的消息:为了保证食品的安全性,请双方选手就地取材,做出一道符合星球特色的美食。

房间的墙上突然开了一个窗口,从里面送入了一套厨房用具,还有一个大青芒。

安迷修眼睛一亮,盐巴配青芒,简直是绝配啊!


凌晨五点,安迷修端着洒了盐巴的青芒,在电梯里碰上了端着浇了糖水的青芒的雷狮。

“真巧。 ”他干巴巴地笑道。

雷狮没回话,目光直接落在他的盘子上,露出显而易见的嫌弃表情,“这算什么?找不到东西就往上面洒沙子?”

安迷修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是盐巴。”

“好吃吗?”雷狮伸手就要拿,被安迷修一掌挡下。“一边去,别糟蹋我的食物。”

“尝一口怎么了,大不了分你一块。”雷狮嘟囔着,挑起一块裹着糖浆的青芒往安迷修嘴里塞,趁他呛得咳嗽时从盘子里捞出一瓣沾着盐巴的青芒。

雷狮只是用舌头尖点了一下,就咸的拼命呕吐。

安迷修靠在扶手上笑的乐不可支,一时间忘记吐掉嘴里的青芒,他索性嚼了两口,居然觉得还不错。


除开评委并没有当场晕倒外,第二天几乎就是第一天的缩影。安迷修和雷狮以同样的频率走到评委面前,然后同时放下盘子,评委拿起小叉子在两个盘里各叉了一块,放在嘴里一同咀嚼。咸味按道理说本来就比甜味更刺激感官,奈何雷狮放的糖浆真是天杀的多,完全把咸味中和了。评委为难的左瞧瞧右看看,宣布本次平局。

又是平局!又是雷狮搞得鬼!安迷修恨地在床上滚来滚去,下次我要放双倍的盐巴!

很不巧,雷狮想的也一样。并且以防万一,他放了三倍的。


接下来的比赛似乎陷入了一个死循环。

安迷修放双倍盐巴,雷狮放三倍糖浆。安迷修放三倍盐巴,雷狮放四倍糖浆。安迷修在里里外外浸满了盐巴,雷狮不仅里里外外浇满了糖浆,用的还是浓缩的。

咸味本来的优势在这样的折腾下毫无作用,安迷修只能红着眼,看着手机上一条条毫无悬念的平局,简直就像这个星球本身一样无趣。

更糟糕的是,无论他起多早,路过雷狮房门的脚步放的多轻,对方总是能在他走过房门的上一秒看门挡住他的去路,懒洋洋地往他嘴里塞一块甜点。

简直就像故意的一样。

而且安迷修崩溃地发现,这么几天下来,他居然不是那么讨厌甜食了。


六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大赛的裁判顶着双方几百号人的目光,遗憾地宣布了平局的消息。

几百号人齐齐静默了三秒,突然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大的差点把比赛场地的大棚掀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让我们把时间向回调半小时。

“喂。雷狮。”安迷修警惕地往后退,目光锁在他手中那个看起来就甜的发腻的蛋糕上,“你这次休想偷袭我。”

“谁说我这次要偷袭了?”雷狮欺身向前,将安迷修圈在双臂间,用叉子拨开奶油和蛋糕,取出一枚银白色的戒指。

他在安迷修惊疑的目光中晃了晃自己的右手,将还带着蛋糕碎屑的戒指套在他的手指上,叼起点缀在奶油上的樱桃渡到安迷修嘴里。

“甜吗?”


宣布结果的大棚四周突然喷出彩带,几百只早就准备好的心形气球从地底升起,占满了整个天花板。

雷狮的声音从广播中响起,原来这次大赛根本不是什么厨艺比拼,而是大型追安现场。

而在场的所有人为了这场婚礼,足足准备了八百年。

雷狮说出这话时带着七分的欠揍味道,他原以为定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没想到场内爆发出一阵更大声的欢呼,一些感性的人直接哭了起来。

这可是他们王的婚礼。

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有一个咸派的小伙子,挤过狂欢的人群,踏过散落了一地的彩带,越过两个阵营的分界线,抱起了一个满面通红的甜派姑娘。

他们热情的拥吻,仿佛要将彼此揉进自己的血骨中。

毕竟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渴望一个甜甜的未来啊。


end

甜派还是咸派?我选择苦瓜派(被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