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高铁

=高铁
可以叫我铁铁!
近期凹凸,瞎写故事的,闲话小号应该会开
本质是个杂食,但主产雷安,后期可能会演变成雷安only(ºOº)
可以转载,转到站外请私信和我说一声,注明出处就OK
要扩列私信我就行,我超级友好

【雷安】装b遭雷劈(非典型abo)

装b遭雷劈


#雷安

预警:abo,ooc,通篇都是作者的恶趣味

没有限制级内容


这是雪山深处的一个救助站,平日鲜有人光顾。

门铃响起,门叮的一下打开了,裁判球如往常一样带着营业性的笑脸迎了上去。

“这位参赛者,请问你要办理什么业务呢?”

“那个……”手握双剑的骑士挠了挠脸,很不好意思的笑了。

“请问能不能把个人资料上的第二性别改成beta啊?”


alpha先生今天的心情十分低落,不,是非常低落。

乐天派的骑士很少有这样的时候,以往出现这种情况,他会选择用些积分买个小房子,沐浴着阳光摆弄花花草草,或者喝着红茶看一下午的报纸,再在晚上爬到屋顶上数星星。

可当他准备用同样的方法舒缓情绪的时候,却发现似乎一切都和他过不去:系统出了点bug给了他一栋挂满了蜘蛛网的漏水房子,漏下来的水把他的花浇死了,他去抢救花结果被突然下大的雨淋成落汤鸡,找毛巾的途中还撞翻了红茶,又因为下雨晚上连个月亮都没见到……

哼。悲催的骑士蹲在墙角画圈圈,都怪鬼狐天冲和他的手下,非要搞什么救救beta爱心知识讲座,结果内容没说任何有关beta的事,而是一遍又一遍控诉beta在alpha那里遇到的不公。讲座一搞完,瞬间激起了万千beta的反A情怀,呼吁全体参赛者反对alpha,还beta一片和谐友好的参赛环境。

冤枉啊!从来没有做过坏事的万年好A泪流满面的翻着网上的反A宣传词。都怪雷狮,搞得连我这种品德兼优的alpha都莫名躺枪。

确实,这次的反A热潮会如此受人支持,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大多数人真的被alpha欺负过。而这大多数人绝大部分都是被雷狮欺负的。


雷狮是谁?在反A热潮以前,他被冠以无数的名号:海盗头子,长的帅但性格差的怪人,手撕小女孩的彪形大汉等等,在反A热潮开始后,他被叫的最多的只有这个:渣A。

消息灵通的海盗头子自然知道这个称呼,不过得知后他只是冷哼一声,满不在乎的继续撸串。

如果认为他是那种“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类型的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恰恰相反,如果说这话的人正巧在他面前,那他肯定是见一个打一个,见一双打一双。不过这次大家称他为渣A,还真是错怪人了。

雷狮是个beta。

这个消息要是出去跟别人说,定会叫人笑掉大牙。雷狮?那个海盗团团长雷狮?你说他是beta?你怎么不说他是omega呢?

虽然个人资料上响当当印着alpha五个字母,但雷狮还真是beta本b,不过是因为他的实力过硬,人们自动把他归为alpha一类的人罢了。

用雷狮的话说,他这是体恤民心,要让beta们知道还有个比alpha还强的beta,胸痛中心非要挤爆不可。

他这话一说出口,佩利会立马相信,帕洛斯会露出琢磨不透的笑容,卡米尔则会拉高围巾,默默翻一个白眼,在心中吐糟。

大哥,想泡安迷修可以直说,我们团员都是支持你的。

没错,雷狮装alpha并不是为了广大苦逼的beta同胞,而是为了泡一个人。

泡一个资料卡上第二性别栏写着alpha的骑士。

雷狮看起来桀骜不驯冷酷无情,但拨开那些艹人设艹上去的伪装,内心深处还是保留着一颗18岁的少年心的,少年人最好面子,他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勉强接受了自己喜欢上宿敌的事实,要他接受自己的恋人是个alpha,怕是这辈子搭上下辈子都不够。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还有修改资料这种操作,在那一刻他低落谷底的小心脏再次燃起了火焰,从那一刻他就开始相信,安迷修绝对是个装A的omega。

毕竟哪有一个alpha会被一个红毛beta整天欺负的团团转啊。


看着资料卡上亮闪闪的beta标识,安迷修简直要开心的冒泡。

终于。他握紧拳头,心里留下一行血泪。我终于能光明正大的见人了。

安迷修一高兴就想耍剑,但一个人耍剑着实有些无聊,还是有个观众比较有意思。他在心里快速的筛选了一遍人选,来凹凸大赛这么多天他救了很多的人,真正称得上关系亲密的除了雷狮就剩艾比埃米了。安迷修心中的天平还来不及权衡一下该选哪边,就自发的倒向了艾比埃米。

看来还是你最懂我。安迷修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踏上凝晶就往凹凸大厅的方向飞去。

前几天他们提到过系统商城出新的甜品来着……

武器果然要定期包养才好用。安迷修望着下面黑压压的一片人头,眼尖的看到了一红一蓝的两个人影。

“艾比小姐!埃米!”他指挥凝晶把高度降低了一点,悬在半空灿烂的同两人打招呼。

艾比下意识的抬头,在看清是谁后立马黑了脸,“你们alpha是不是全是呆头啊,这个时候还敢出来乱晃,不怕被人打死啊!”

周围人的目光聚集到安迷修身上,有不少人脸上已经带上了抵触,安迷修忙打开终端,翻出资料卡展示给大家看。

“我昨天……呃……吃错了药,一醒来就……就成这样了。”安迷修结结巴巴的解释道,他不太擅长撒谎。虽然听起来荒谬,可终端上的数据是不会骗人的。刚才对他抱有抵触的人纷纷收起敌意,留出一块空地让他降落。

果然有用!安迷修眼睛亮了起来,兴奋地在半空翻了个跟头,埃米担忧地看向他,“注,注意一点,当心掉下来。”砸到人可就不好了。他在心中补充。

“放心好了!对了,艾比小姐和埃米想不想看舞剑?我的技艺还是可以……”

“你知不知道装逼遭雷劈啊!”艾比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避开他受伤的目光道,“本小姐很忙的,没时间看你耍宝。”

“好吧……”安迷修失落的落地,还来不及多说些什么,一双手就搭上了他的肩膀。

“我说,这不是吃错药降成beta的安迷修吗?”


安迷修被扔到床上时,整个人还都是懵的。

我是谁?我在哪?为什么雷狮在脱衣服?

“雷狮。”他迅速整理好表情,拍开试图扒他裤子的手,“要发春请自行解决,我是变成了beta,不是变成了omega!”

雷狮吸吸鼻子,空气中淡淡的草木香告诉他了一切。他把外套丢到安迷修头上,趁他挣脱时上手去解他的裤腰带。

“今朝有酒今朝醉,今朝有人今朝睡。”安迷修,你何必改成beta呢,直接放飞自我承认自己是omega不就得了?

安迷修把衣服拍在一边,揪住雷狮的头发往后推,“你又没喝酒!”

雷狮眨眨眼,“你就是那让我心醉的酒。”

安迷修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你再不滚我就要告你性骚扰了啊!”

“骚扰的就是你。”雷狮扯下皮带,金属的搭扣清脆的一响,“安迷修你就承认吧,你就是喜欢我。”

“你是出门脑子被门夹了吗!”安迷修崩溃的大叫,拉过被子试图保住自己的贞操。

雷狮双手掀起被子,一只腿插在中间强行分开了他的腿,“没想到你还是傲娇系的,算了没关系,即使你不说我也是明白的。”

你明白什么啊!安迷修双手撑着床头翻身下床,不过他忘记了雷狮的一条腿还卡在中间呢,翻身不成还失去了平衡,雷狮的一只手还拽着裤子,安迷修眼前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从裤子里滑了出去。

安迷修几乎要羞愧至死,从小到大除了父母就没其他人看过我光着两条腿,十几年来苦苦守护的贞操就这样被恶党给看光了?!

“雷狮!还我裤子!”

刚刚还跟护着命根子一样拽着的裤子就这样从手中滑落,安迷修抬眼看着他,发现对方正阴恻恻的瞪着自己。

“干嘛?”安迷修往门边挪了挪,不知道是哪点惹怒了这个脾气古怪的家伙。

“安迷修。”雷狮指了指他的腿间,“你一直都这么大?”

“啊?”安迷修花了好些时间才反应过来雷狮指的是什么,一瞬间脸涨的通红,“怎么了,你有意见?”

雷狮接下来的话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你,一个omega,发育,这么好?”

???安迷修懵了,什么omega不omega的,这都哪跟哪啊?

“那个,雷狮,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给了你这种误解。”安迷修扯过裤子穿上,理了理起皱的衬衫,打开房门,“装b是我的错,但我真是货真价实的alpha。”

回应他的是一道劈在脚边的惊雷。

“喂!等等,别一言不和就开打啊!”安迷修逃命似的冲出房门,被倾盆大雨浇了个透心凉。

他苦笑地看着远处的一道闪电。


原来,装b真的会遭雷劈啊。


end

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评论(1)

热度(35)